【失敗小故事】當學生舍堂導演的壓力,讓我患上了躁鬱症


我擔任學生舍堂舞台劇組的導演時,只有一年助理導演經驗,也沒有演員經驗,就是所謂的新手導演吧。我們挑了一個大概1.5小時長的劇本,要兩個月內排好,這對新手導演是個很大的挑戰。

排練時因為我缺乏經驗而遇到很多困難,我也不是一個善於跟演員打好關係的導演,覺得大家跟我合作也不怎愉快。後來演出時覺得效果不好,觀眾也不喜歡,堂友甚至批評我們花太多經費,就覺得辜負了演員、編劇、劇組和觀眾,終日就是在想些負面的事;加上排練時常常只睡四、五小時,製作結束後幾個月就確診躁鬱症。

那時要準備下一個製作,很希望寫一個好劇本、導一齣好戲彌補過失,但精神狀況太差,負荷不了導演、編劇的岡位,於是劇組核心成員決議讓我旳上莊取締我的所有職務。後來我調到燈光音響組擔任助理,在這小岡位上跟人共事和相處也算是愉快的。

不過離開舍堂之後我從躁鬱中走出來,失去了躁期看透萬物的聯想力,看以前最喜歡的劇種也都看不懂,漸漸就沒再接觸舞台劇了。